德国队的1990,世界杯冠军(十)

全世界的目光都在关注,1990年世界杯最后的高潮—-决赛。可惜这场决赛也是有历史以来最不对等的比赛了。俺记得中央电视台的评论—-大家应该有个概念,90年的中央电视台说话会多么四平八稳—-是这么说的“这场比赛不是五五开,连什么四六开,三七开都说不上,这场比赛是一九开!阿根廷能够有那么个‘一’,完全是因为还有马拉多纳在”。

不过,阿根廷一样是大好男儿。只要有一点机会,就要赌上一百倍的努力。比拉耳朵战前动员讲话,据谣言社的同志们整理,大致如下:

“兄弟们,咱们现在只能豁出去了。什么狗屁风度,名誉,形象,mm的爱慕,咱都顾不上啦。万众一心,就一个字‘死守’!拖死德国人!就是拖不死他们,也要让他们这个冠军拿得困难。诸位,要得到强者的尊重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强悍,我们今天为荣誉和尊重而战”。

接下来还举行了一系列扎小人喝血酒等富有南美风情的活动,不必细表。

再说这德国队打完半决赛,皇帝只开了一次会,确定最后的上场名单。最后的悬念是,中场除了铁马之外的另外两个名额。皇帝看了四个球员半天宣布hassler上,因为一年前,正是hassler在最后一场落后一球的情况下上演了绝地大反击,将德国送入世界杯。最老的里特上,因为里特已经有2次世界杯决赛的经验。(82,86德国2次打进决赛,2次获得亚军)。

这之后,皇帝宣布全体放假,自己跑去听音乐会。谁知道闹出个花絮来。那帕瓦落地一眼看见皇帝坐在台下,竟然狂奔下来跑上观众席,跪倒在皇帝面前亲吻他的手,高呼“my majesty”,原来这斯是皇帝的fans。皇帝大窘。

1990年7月8日,意大利罗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而整个罗马却成为了不夜之城,尤其是体育场内,蜂拥而来的德国球迷挥舞着成千上万面国旗,用照相机拍摄一切,闪光灯的密集程度达到了这样可怕的程度,你感到整个银河都落到了人间,落到了体育场。那时候还说得起青春年少的俺坐在电视机前,心潮澎湃,热血沸腾。

战幕未开,先是世界杯入场,一辆吉普车上,四位仙女姐姐护卫着世界足球的最高荣誉—-国际足联世界杯,绕场一周,欢呼四起。随即是那段老球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宣传短片,那个黑白足球缓缓的飞行着,从比萨斜塔,从老米大教堂,从斗兽场,从人类文明最辉煌的成就前一一飞过,飞向未来。画外,那首著名的“意大利之夏”高昂响起:

这才是世界杯,这才是多少英雄为之奋斗终身的世界杯。4年之后的世界杯在美国这个文化沙漠举办,就再也找不回这份高雅华贵的感觉了。

就在全场气氛达到最高潮的时候,德国队与阿根廷队出场了。这里,将是这些英雄们决斗的场地。

随着主裁判的哨声和山崩地裂的欢呼,90世界杯决赛终于拉开战幕。

这不再是技术和队型的对抗,不再是精确的计算和战略战术所能引导的比赛。这是血性的对决,是生命的抗争,是不屈服的战士要掐住命运的咽喉,是宁可同归于尽也不认输的疯狂。

阿根廷队全线死守,德国人从第一分钟就把对方狠狠压在了自己的半场。阿根廷人疯狂的铲,拉,推,绊。到目前为止,德国人已经证明了,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实力可以打败德国战车。但是,如果对方只要求同归于尽呢?120分钟以后是点球,阿根廷拥有格耶切亚,他已经连续2场靠扑点球淘汰了对手,那四个不可思议的扑救使得他在阿根廷永远拥有了0004号信箱。当然,德国人也不是孬种,自有点球以来,还没有一支球队能在世界杯上靠点球打败德国人。但是,那毕竟是阿根廷人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。

因此,很多同学对90决赛是很鄙视的。确实,那是技术水平最低的一场决赛了。但是我不是这样。我以为,用血来写的故事,永远是最吸引我的。这样的阿根廷人远比02年潇洒死亡的那支更被我尊重。

全世界人民瞠目结舌,世界杯决赛打成了这个样子,真是始料不及。阿根廷是踢红了眼,连老马都不断挺着大肚子跑回去参加防守,而负责盯他的布赫本来就是全攻全守的高手,干脆也跟着他全场飞奔。加上皇帝还在底下打气“不要怕,你比马拉多纳技术好,他去年就训练了77天,你小子可是德国劳动模范,跟他拼脚法!”布赫一听血气上涌,盯得老马几乎动弹不得,全场下来倒是老马逼急了对布赫三次犯规。

这德国队把阿根廷挤压到了几乎是禁区线附近,发现阿根廷和阿联酋虽然都有个阿字,区别还是很本质的。同学们拿出“多射门”的法宝来,围着阿根廷人的球门狂轰烂炸,一口气射了十几脚,居然毫无建树。倒是阿根廷被逼急了也借任意球射了一脚。这一脚高出横梁毫无威胁,谁也没想到这一脚居然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,在本场决赛中,阿根廷就射过这么一次门!也正是由于阿根廷队员的冲动,留下了打破这个记录的可能—-如果谁能在决赛中根本不射门的话。:-))

半场结束,双方创造了一系列记录,比如控球比例,活动区间,射门等等,都是属于千古绝唱型的。德国队队员纷纷抱怨说全在阿根廷那半边活动,对自己的那一半场地很不熟悉。铁马则愤怒谴责阿根廷球员动作野蛮,居然活生生把自己的球鞋底都踢断了。皇帝也没有什么更多办法,只说看来阿根廷决心很大,下半场我们继续死攻。

下半场开战,双方继续操练半场攻防。关键时刻,已经绷到极点的弦终于断裂了,65分钟,Monzon Pedro动作过大,被裁判直接红牌逐出。德国11打10,皇帝一咬牙,下令以鲁特入替贝特,前文多次说过,皇帝骂贝特关键时刻老掉链子,乃是最不可靠的队员,在决赛的关键时刻将他换下也是一个例子。

时间逐渐走到了最后10分钟,就在这个令人窒息的时刻,一声哨响,第83分钟,在一次看来并非非常严重的犯规之后,裁判判罚了点球。

这个时候惊人的变化发生了。点球手铁马示意,由于他的球鞋断了,刚刚更换了新球鞋,还不适应的他无法主罚点球。德国队中,Brehme主动走了出来,走向罚球点。

整个世界一片沉默……

我后来一直在猜,那个时刻Brehme在想什么。也许,他想到了自己一旦罚进这个球,德国淘汰阶段的5个进球就有3个是他进的,他将成为德国90夺冠最大的功臣之一。也许,他想起了4年前,同样是世界杯决赛,同样是面对阿根廷人,德国人坚强的将比分从0比2改写到2比2,却在最后时刻被老马的一脚妙传打下地狱。甚至,他也许想起了这已经是德国人连续第三次进入世界杯决赛,他不能容忍世界杯再度擦肩而过。

总之我们知道,Brehme选择了推射角度—-对方最擅长的扑救方式。我们还知道,那个球几乎是贴着守门员的手指头尖,也贴着门柱,进去了…

德国人疯狂的吼声几乎掀开了体育场的天顶!Brehme咆哮着冲向教练席。后面追上来的队员不管不顾的拉倒了他,再跳起来重叠在他身上,包括西装革履的皇帝本人!

接下来的比赛不再有悬念。2分钟后,绝望的DEZOTTI Gustavo向德国人的腰间一脚踹去,使阿根廷人面对11打9的局面。绝望而疯狂的马拉多纳拼命哀求裁判不要出示红牌,结果自己领到黄牌一张。无论如何,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,死得象一个战士。

终场哨响。终于结束了,90世界杯,德国人第三次夺得了世界杯。皇帝成为了世界历史上第一个以队长和主教练身份2次夺得世界杯的人。漫天德国国旗飞舞,闪光灯这时候已经不再是银河了,它们已经聚成了片,变成了海,连上了天…

一片疯狂之中,铁马骄傲的高高举起了世界杯。在这个高潮的时刻,镜头逐渐拉高,拉高,体育场变成了灯海中璀璨的宝石,足球,随着意大利之夏的调子再度起飞,飞向宇宙。

简单列一列《德国在1990》中主要人物的结局,

铁马(马特乌斯),28岁在90登顶之后,铁马于92年膝盖重伤,并奇迹般的恢复,参加了94,98世界杯。直到99年,38岁的铁马还在欧洲最高水平的冠军杯决赛中主力上场。在1比0领先的情况下,铁马被换下场接受观众最后的欢呼,2分钟后,年轻的曼联以2比1逆转比赛。

小克(克林斯曼),90后一度陷入低谷,但重新崛起,参加了94,98世界杯和96欧洲杯。96年带领德国队登顶欧洲杯,一路艰难,到最后决赛,德国队全队连伤带病只剩一名替补,在被误判一个点球的情况下,绝地反击,反以2比1夺冠,是为欧洲杯历史上最难以置信的奇迹之一。

皇帝(贝肯鲍尔),90后先后担任马塞俱乐部欧洲赛场教练,即带队击败如日中天的Milan夺得冠军杯。担任拜仁临时教练,第一年带队保级,第二年即夺德国联赛冠军,后担任德国世界杯大使。现为世界足联主席有力侯选人。

Voller(沃勒尔,外号老流氓),94年以33岁高龄参加世界杯,为德国队贡献颇丰,被淘汰后白发的Voller坐地痛哭的背影配以Titanic的音乐,是那年的经典。后担任德国队主教练,受命于危难之际,率领德国于02年再次打入世界杯决赛.

Brehme(布雷默),90年德国足球先生,90世界杯德国队最大功臣在94年已经老去,当在关键时刻被换上场的时候,大家甚至以为是教练看错了人。

德国队的1990,世界杯冠军(九)



德国队的1990,世界杯冠军(十)》上有1条评论

  1. Pingback引用通告: 德国队的1990,世界杯冠军(九) | 林熊熊的小站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